霸王別雞

廣告贊助

         論文化,論底蘊,論賣相,論無厘頭,經典中國大菜裡面相信沒有一道可以超過“霸王別雞”。換句話說,像這樣集愛情、死亡、戰爭、歌舞等等肥皂劇基本要素於一鍋者,非“霸王別雞”莫屬。

    說俗了其實就是王八燉雞,誰家的廚房裡都做得出來。只是安徽人說此乃徽菜之掌門,江蘇人堅持這是蘇菜之傑作,山東人又宣稱此系魯菜的代表,凡此種種,皆與“垓下”以及楚漢相爭之雙方出場主力的籍貫有關,並非要害所在,要害是:與王八赴湯的雞必是母雞,與母雞蹈火的王八則須是鱉公,一鍋好湯不僅因此而負陰抱陽,更要緊的是忠於原著。至於“霸王別雞”的原著這裡就不再重複了。問題是,自從虞姬與項羽“刎別”之後,有關的演義一直層出不窮,關於女方,《項羽本紀》只是不很禮貌地提過一句:“有美人名虞,常幸從。”此外的種種蓋屬戲說。“漢兵已略地,四方楚歌聲。大王義氣盡,賤妾何聊生”——這是京戲的;“遺恨江東應未消,芳魂零亂任風飄”——這是“虞美人”的;“虞姬微笑。她很迅速地把小刀抽出了鞘,只一刺,就深深地刺進了她的胸膛。項羽衝過去托住她的腰,她的手還緊緊抓著那鑲金的刀柄,項羽俯下他的含淚的火一般光明的大眼睛緊緊瞅著她”——這是張愛玲的;“低首獨嘆奈何,情在心情永莫忘,未去管惡運來到情未冷,也應該割斷,此刻欲說無言”——這是張學友與夏妙然的;“小母雞1隻,甲魚1隻,清雞湯,姜,蔥,八角,桂皮,黑胡椒,黃酒,熟豬油若干,把雞、甲魚同時投入鍋內,加入佐料燒開后,移至小火上,燉燜2小時左右至酥爛后取出,裝入盤中即成”——這是廚房裡的。

    這當然還很不過癮。我在菜譜上讀到:“安徽廚師們為紀念這個悲壯的歷史故事,以這個典故創製成此菜”,“四面楚歌之中,美人虞姬為項王消憂解愁,用甲魚和雛雞烹制了這道美菜,項羽食后很高興,精神振作,此事及此菜製法後來流傳至民間”。不管怎麼說,誇名本是國饌的特色,吃客不會認真,也就是一樂,為了楚霸王這個來歷不明之“姬”,更不見學術界有人會去發揚對待柳如是的精神,只是“項羽食后很高興,精神振作”這類的混帳話,實在有點欺人太甚。照此說來,吃了一鍋王八燉雞而“精神振作”的項羽本該生猛應戰,何以軍事上一錯再錯,竟連夜倉皇渡過淮河,最後鼠竄至烏江自刎?這道菜看上去不僅沒有任何抗憂鬱的作用,反而令我懷疑虞姬是不是在菜里下了什麼葯,此女莫非是劉邦派來的“邦女郎”不成?

    我依然相信,這菜如果不是叫做“霸王別雞”的話,應該會更好吃一些。然而戲說總是難免的,據說自陳凱歌拍了那部冗長的影片之後,有飯店在烹制此饌時已開始改用閹雞了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